从今以后 只有彼此是彼此的最喜欢

罹锐:

你失去你的归宿,我放走我的囚鸟——这在别人身上总是某个故事的结局,放在我们这里却是整个故事的开始。我们成为彼此的弗里德曼,借由利益互补达成相互满足,爱情则从互利与互足的间隙里抽芽生长,你对我的每一次心软都将化作它的水和养料,推波助澜,蛊惑你在今晚上我的车。倘使这条公路绵延无尽,忽略一切客观问题,我可以就这样载着你向前开去,开过所有加油站和服务区,开过林敬言的老房子,开过南京,开过每一个可能让或我或你宁愿停留的地点。我们都知道一旦停留就没法鼓起再走的勇气。我们的岁月将染成相同的颜色,过往成为抛诸脑后的砂石路面,光阴带来遗忘,同时带来眷恋,我是你所有过往里不能抛弃的唯一。我不再抽水果味的烟,特地为你换成叶修习惯的牌子,然后再当着你的面把它戒掉。随你嘲笑我的嫉妒心,往后只能由我来见证你银色指甲油的斑驳脱落和经由拉直的头发渐归卷曲,我不允许你再为任何人活,而只有我会为你一个人死。

评论
热度(49)
  1. 不存在的码头什扒 转载了此文字
    从今以后 只有彼此是彼此的最喜欢
 
 
 
 
 
 
 
 
 
© 不存在的 | Powered by LOFTER